九歌彩票网-解直锟兵败-ST康盛 持股市值缩水超四成

  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中植系的掌门人,解直锟入主*ST康盛(002418)曾一度让公司投资者满怀希望,以期解直锟能力挽狂澜,带领上市公司走出困境。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ST康盛今年上半年最高预亏4500万元,仍面临严峻的保壳任务。业绩不如意的同时,*ST康盛的股价表现也让投资者颇为“闹心”,8月17日,*ST康盛收于1.69元/股,而该股价已较解直锟2019年12月入主时跌去超四成,这也意味着投资者的持股市值也在不断缩水。

  入主后股价近乎腰斩

  解直锟入主后,*ST康盛的表现显然没有让公司逾3万户股东满意。8月17日,*ST康盛最新股价1.69元/股,该价格已较解直锟入主时缩水超四成。

  交易行情显示,*ST康盛8月17日继续保持横盘走势,公司当日最终微涨0.6%,股价报收1.69元/股,最新总市值为19.21亿元。但将*ST康盛的股价表现拉长来看,处于不断走低态势,公司股价曾在今年2月26日达到3.23元/股的高点,当下股价已较今年最高点近乎腰斩。

  实际上,投资者对于*ST康盛今年的市场表现期待值较高。2019年11月20日,*ST康盛透露称,解直锟旗下企业重庆拓洋将通过司法拍卖受让公司4400万股股份,该交易完成后,解直锟将成为公司实控人,彼时上市公司股价连拉两个涨停板,投资者“涨声相迎”。在当年12月20日过户登记手续正式完成,解直锟入主*ST康盛。

  伴随着资本玩家解直锟的进入,*ST康盛的未来发展被寄予厚望。不料,*ST康盛的表现却给公司投资者头上浇了一盆冷水。自解直锟入主后,*ST康盛的股价非但没有节节高升,反而开始接连走低,在今年5月21日盘中还曾达到1.45元/股的低点。经计算,*ST康盛当下1.69元/股的价格,已较解直锟2019年12月20日入主当日收盘价2.92元/股缩水42%。

  股权关系显示,解直锟通过重庆拓洋、常州星河合计控制*ST康盛27.63%的股份。经计算,解直锟入主*ST康盛时持股市值为9.17亿元,如今持股市值为5.31亿元,逾半年时间,解直锟的持股市值同样对应缩水超四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解直锟入主*ST康盛的成本目前也浮亏近2亿元。2015年4月,解直锟旗下的重庆拓洋、常州星河参与了*ST康盛定增,并通过该方式拿到了上市公司23.76%的股份,作价5.985亿元;之后受让4400万股*ST康盛股份,作价1.2276亿元,合计作价约7.21亿元,高出当下持股市值1.9亿元。

  扭亏迫在眉睫

  接棒前实控人陈汉康之后,解直锟上位时便扛起了*ST康盛的保壳重任。伴随着*ST康盛今年上半年最高预亏4500万元,解直锟头顶的扭亏任务也越发沉重。

  解直锟2019年12月入主*ST康盛之时,上市公司正值“至暗时刻”。由于产业布局失利,*ST康盛2018年净利巨亏12.3亿元,在解直锟接盘时,*ST康盛2019年净利也已有大幅预亏的预期,果不其然,公司当年净利亏损5.42亿元。上市公司连续两年亏损,解直锟也能很清楚地预料到*ST康盛必然要在2020年“披星戴帽”。

  今年4月29日,*ST康盛按期披露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司股票自4月30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康盛股份”变更为“*ST康盛”。

  身负重任,解直锟能否凭一己之力使*ST康盛转危为安?就目前情况来看,解直锟并未完成任务。今年一季度*ST康盛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56亿元,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975万元。在今年一季报中,*ST康盛预计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为-4500万至-3000万元,而在2019年上半年*ST康盛净利亏损9639万元,虽然出现减亏,但*ST康盛仍未扭亏为盈。

  对于公司今年上半年业绩变动的原因,*ST康盛彼时表示,受疫情影响,下游白色家电客户预计减产,公司家电配件收入相应减少;新能源商用车订单取得预计延期,相关收入下降,在成本费用相对固定的前提下,预计亏损。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ST康盛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根据安排,*ST康盛将在8月27日正式披露公司2020年半年报。

  处置低效资产谋变

  面对当下窘境,解直锟也并非无所作为,入主*ST康盛后不久便开始大刀阔斧地处置低效资产。

  2019年12月,*ST康盛披露了一则“关于出售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ST康盛表示,为了优化公司资源配置,盘活和变现低效资产,聚焦商用车整车核心业务发展,公司拟将下属子公司成都联腾100%股权、荆州新动力100%股权、合肥卡诺100%股权和云迪电气51%股权出售给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上股权作价合计1.79亿元。

  今年6月,*ST康盛再度处置低效资产,拟将下属子公司中植一客成都汽车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植淳安的99%和1%股权分别出售给中植汽车安徽有限公司和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上股权作价合计5777万元。

  牛牛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刘迪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售子公司是上市公司断臂自救之举,能否让公司扭亏还要看最终对净利润的影响,这种行为如果是单纯地为规避亏损退市并不提倡。

  资料显示,*ST康盛在2010年6月1日正式登陆A股市场,彼时公司主营业务仅包含家电制冷配件,属于家电领域的上市公司。2015年,*ST康盛开始进军彼时市场上的热点行业新能源汽车以及融资租赁。2018年*ST康盛剥离了融资租赁业务。目前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家电制冷配件业务和新能源汽车业务。

  但*ST康盛的此番跨界显然踏错了节奏,近年来受新能源补贴退坡等因素的影响,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承受了较大压力,*ST康盛上述处置资产就系新能源汽车相关公司。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当前新能源汽车正处于市场过渡调整期和关键的发展阶段,需要相关企业注重自身产品技术和品牌积累,打造核心竞争力来实现突围。

  从目前情况来看,*ST康盛仍在加码新能源汽车行业,今年8月*ST康盛披露称,拟投资建设新能源商用车整车研发制造基地项目(一期),总投资不超过10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